近来,有网民爆料称,湖南仁孚轿车出售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湖南仁孚轿车”)金融服务费从3%上涨至6%,涨幅100%。而这一实际已得到该公司的承认,其出售人员称,借款服务费一概收取车主借款额度的6%,且无上限。至于为何金融服务费要提价,出售人员未予正面回应,仅称能够到店里谈。

  通过西安利星奔跑的风云后,金融服务费简直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,不光是老车主们纷繁出来喊冤,倾诉自己被套的各种“惨状”,一些准车主们也是大喊“惊险”,而相关的监管部门更是一个接一个地出来表态,否定4S店收取金融服务费的合法性,并称将对其进行查询。按理说,在“汹汹民意”面前,许多4S店都该“夹起尾巴”生活了,最起码也是要做到三“不”:不自动、不回绝、不表态。但是,就有湖南仁孚轿车这样的“愣头青”,勇于放着胆子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世人抬杠,不只上调金融服务费,并且很霸气地上调100%,且不作回应。这看起来好像便是对顾客的一种光秃秃的小看和嘲讽。

  实际上,湖南仁孚轿车之所以勇于“抬杠”,无外乎两个原因,利益大和处分力度偏弱。当下,整车商场越来越通明,卖车已然挣不到什么钱,许多4S店都将盈余点转向了配件及其他的延伸服务,比方金融服务费。这已然是轿车出售的潜规则,仅仅叫法不一样。简略来说,便是油水、灰色收入,还必须现金给。这一现象,简直存在于任何品牌的车企。假如就此抛弃,对4S店来说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丢失。

  不过,尽管是心知肚明的惯常操作,但并不代表就合法,要收取这种金融服务费,按规则必需要获得相关金融许可证才能够,很明显4S店不具备这种资质。但实际上,就现在来说,对4S店的这种做法并没有很有力的规制办法。比方,在回应湖南仁孚4S店的“迎风提价”行为时,奔跑金融官方也只能无法表明,经销商是独立运营的法令实体,与奔跑金融是合作伙伴的联系,咱们对经销商没有限制的权限。这便是实际的为难之处。

  那么,凭借行政或法令手段又怎么呢?从现在来看,这个问题尽管引起了重视,却并没有得到本质的处理,该收的照常在收,许多凭借这次风云提出交还服务费的要求好像也没有执行,这说明在实际操作中,监管部门存在着“有心无力”的为难境况。此外,依据现行的法令,即便是有了处分,许多也是不得要领,挠不到他们的把柄。比方,2017年4月底,合肥市工商局接到告发称,合肥通源丰田轿车出售服务有限公司存在违规收费状况,该市工商局对此进行立案查询。合肥市工商局最终确定,通源公司收取金融服务费的行为,构成附加不合理条件的违法行为,并开出70余万元罚单。问题是,与连绵不断的服务费比较,70万元的罚金多吗?

  这样看,咱们就能理解湖南仁孚轿车的行为了,在没有有力规制和惩办的利益面前,自然会催生出逼上梁山的“莽汉”。

  没有有力规制和惩办的利益面前,自然会催生出逼上梁山的“莽汉”。

(责任编辑:DF386)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