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部电影,叙述了一个男人花式寻死的故事。它便是——《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议去死》。

《人物周刊》点评:读这个故事,你会哭,你会笑,你会想要搬到北欧去,那里的一切都更心爱一些。

影片由汉内斯·赫尔姆执导,依据同名小说改编,被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。关于一部小制造电影,豆瓣8.8分,这足以证明它的故事自身征服了观众。

逝世是一件古怪的工作,人们终其终身都在伪装它不存在,尽管这是生命最大的动机之一。与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,电影主人公不只向死而生,并且他还想自动敲开死神之门。

他是谁?

他是欧维(罗夫·拉斯加德 Rolf Lassgård 饰),一个有着死板的行为准则和品德抱负的人。

在他人眼里,他便是一个顽固、不友好的怪老头——

欧维每天都会在社区里进行巡查:承认一切的车辆都停放妥当,他不允许社区有人随口乱丢抽烟,赶开四处乱转损坏环境的猫狗……

居民们称他是“来自阴间的恶邻”,欧维名副其实——由于他不只是个社区大妈的存在,并且他好像随时都不会给人好脸色看,他人跟他问候,他却反过来骂他人多管闲事。

他还和简直一切人吵架,一言不合就说"痴人"。那这样一个怪老头的寻死之路会怎么呢?

上吊——没死成,由于绳子质量欠好,并且窗外时不时还有人惹费事;

开煤气——没死成,由于新街坊刚好来找他帮助;

深夜吞枪自杀——也没死成,由于之前偶遇的同性恋男孩由于出柜被赶出家门,想要借宿一晚。

……

接二连三的、来自于身边人和社区人的对立事情打断了主人公的自杀举动进程。这好像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每一次欧维在施行自杀并接近逝世边际的时间,对幼年、青年、成年年代的回想便经过闪回展现在观众面前。

母亲早亡,父亲又在自己从青年到成年的转折点意外逝世;偶遇热心、美丽的女子,就在他们成婚过上美好的日子不久,妻子却遭受意外半身瘫痪;6个月前挚爱的妻子逝世,现已59岁的欧维脚踏实地干了43年的火车站也把他开除了。

咱们悲痛地发现,这个没有被日子好好对待的男人,好像没有一件事能满意,即使是逝世。

可是电影绝不会在此处持续哀痛下去,由于社区里搬来了新的街坊。尤其是那家人中的伊朗孕妈妈,她的笑脸和生动从头点亮了欧维的日子。

她不只托付欧维教她开车,她两个女儿还缠着欧维讲故事。

或许,欧维先不能死了,他还有好多事要做……一次次处理“费事”事的过程中,欧维感到自己被需求,逐步找到了生命存在的价值和含义,还和新搬来的街坊成了"一家人",这个孤单的白叟从头找回了爱的纠缠。

电影结尾处,欧维在一个冬日清晨安静而慈祥地逝世了,但这次不是他有意为之。但观众在淡淡忧伤的一起,还有一种治好感。

《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议去死》不同于《活着》,尽管他们相同聚集一个人的终身,相同是以悲惨剧的命运作为基调,但《欧维》却将逝世作为整部电影的中心。尤其是看到欧维的逝世,咱们知道这个早就决议去死的怪老头,现已做好了一切预备。

电影想向人们传达的,是那种向死而生的境地。

愿一切人都能找到自己存在的含义和价值,若不能,愿你在人生路上认真地走过。

推荐阅读